“中国特色”的哲学自觉

来源:学习时报

  在历史学家眼里,中国是一种时间性的存在及其浩荡向前而自进不息。在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五千多年的漫长历史中,这样一种时间性的存在依次展现为中原的中国、中国的中国、东亚的中国、亚洲的中国以至世界的中国,分别表征了中华民族在与时间的相迎相送中成就出来的不同历史阶段的天下形态和历史意义。

  而在文化人类学家的视野中,中国是一种空间性的存在及其海纳百川而多元一体。在以一整块大陆的规模和体量而存在的自西到东和由北到南的广袤山海之间,这样一种空间性的存在既在自然意义上呈现为昆仑西来、瀚海黄沙、大漠孤烟、丘峦起伏、平野千里、河湖纵横、江渚沙洲、海阔天空的面貌,又在人文意义上展现为乡村、城市、绿洲、走廊、聚落、圩厝、古村古镇乃至更为宏观的文化圈、文化带等形构,它们共同承载了中华民族在与空间的相依相望中生长出来的多样化人文地理中的永恒乡愁。

  那么,在哲学和哲学家的视野中,中国意味着什么呢?与之相对应,在中国的怀抱中,哲学又代表着什么呢?回答这样的问题当然殊为不易,但我以为,从整个世界的范围和历史来看,在人类漫长的哲学思维的生成和演进行程中,每一个民族和文明都是既有其特有的精神范畴和哲学概念,也都根据这些独特的精神范畴和概念来“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从而探索和洞察着一些其他民族和文明未知的思想现实、观念现实和精神现实。因此,只要一个民族或文明不丧失其独特经验、文化记忆和对这一经验与记忆的范畴概念,这一民族或文明就不仅会与世长存,更会成为人类总体进化和精神发展必不可少的关键。

  就此来看,把哲学与中国关联起来,从内在超越而又合理合情合度的独特取向去生成、实践、创造和升华中华民族的精神生活和思想创造,本质上既是中华民族从古至今能够始终坚守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参天赞地、中和位育之大道的根基和特色,也是中国的哲学思维能够在内外兼修和实理相推中去开拓天人合一、大道自然、仁恕并举、民胞物与、知行合一、万邦协和之深邃境界的一贯脉络。

  就此来看,数千年来中华民族从来都是把自己的生活和历史自然而然地引向宽广平和的实践之维,也从来都是把自己的理念和思维自由自在地融入月映万川的理性、道德和审美之思。从轴心时期的“百家争鸣”为中华民族开启理性之光,到儒家学说为中华文明厘定天下秩序,到纳佛入华而成就儒释道兼容并立,到理学和心学的重新挺立和并辔而行,再到以“延安道路”和“中国特色”为代表和主流的当代中国和中国共产党人在会通中西马三者上的伟大精神创造和成功思想解放,正是中国与哲学这二者之间相启相发、相琢相磨的真实历史写照。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完全可以自信地说,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历史进程中,中国不仅是哲学的对象,更是一种独立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一种自性具足的本体论、现象学和形而上学本身;也正是因为这一历史过程,哲学不仅是中国的知识和智慧,更是中国人的认知实践、道德判断、审美体验和历史进程本身。

  回想起来,这一段宏阔而悠远的历史,虽然经历了近代以来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及其天翻地覆,但中华民族之与哲学思维的共生共进、共思共觉的行程在几乎遭遇了近代的没顶之险后,如今也终于要走出历史的三峡了。每念及此,我们的确是感慨和寄畅于中华民族和中国思想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登高望远、宠辱不惊的大道。

  回想起来,时间的确赋予了我们中华民族能够在古往今来中创造中国的契机,中华民族也回报了历史以中华文化的轴心突起和绵延广大;空间的确馈赠了我们中华民族能够在万古江河中开拓中国的骨架,中华民族也回报了天地以中华文明的满天星辉和经络血肉。

  而今,当中华民族的创造奋斗和中华文化的开放包容,历经数千年的延续、转折与开展,终于能够在中国特色和中国道路的支撑和引领下又一次壮丽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并积淀于人类命运共同体之文化意义体系的时候,如何让中国的哲学之思继续闪耀、又如何让哲学的中国之心不断生成,从而更加完整、更加深刻、更加广阔、更加绵延,尤其是更加自信自觉地呈现光大出一个中国之于哲学的实践支撑和时空推进,建构实现出一个哲学之于中国的我者之思与和而不同,必然要成为当代中国哲学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和哲学人的总体自觉与使命担当。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经过近代以来的跌宕起伏,终于开始走向中华文化和中国思想伟大复兴的新的历史阶段。但与此同时,当代中国也前所未有地面临着域外哲学思维、历史观念和文化思潮的传播、扩散、介入乃至霸权,面临着各种西学、东方学、汉学、“后学”、隧道时空观等对于中国人精神世界的输入乃至“规划”和抢占。这样的历史时空和思想背景,也迫切需要我们能够自觉“哲学与中国”的问题意识,并经由这一问题意识的中介,去更好地把握和回应这样一个观念多元、思潮博弈和理论竞争的时代,去把握并确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所必需的民族精神的精粹和时代精神的精华,同时也推动着当代中国的哲学发展成长为一种具有主体性、前瞻性、引领性和包容性的中国精神现象学。一句话,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体系,正在成为21世纪中国学术的时代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时代呼唤着当代中国的哲学和哲学工作者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体系”为旗帜,“更加及时地发出中国声音、更加鲜明地展现中国思想、更加响亮地提出中国主张”。
 (本文摘编自《哲学与中国》丛书的总序。该套丛书以“哲学与中国”为问题导向,定期发表哲学类研究成果以及更为开阔的人文社会研究类成果,是中央党校哲学部承担的“中央党校教学与智库建设创新工程”中的一项任务。)

作者:冯鹏志 编辑:汤成伟

相关新闻